棣,www522888com,788788788

习鼓励大众论坛版主花千芳:创更多正能量作品

习鼓励大众论坛版主花千芳:创更多正能量作品

2017-04-21 19:29

  )据新华网报道,10月15日,习总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。会上,仅有两名网络作家受邀参加,并受到了习总的特别点名与鼓励,其中一位便是大众论坛“大众杂谈”版块版主花千芳。

  当今互联网技术和新正在改变着文艺形态,催生了一批新的文艺类型,也对文学艺术在核心价值观方面的作用提出了新的要求。

  10月16日,在新华网对花千芳的采访中,对于被邀请参加此次文艺工作座谈会,花千芳用“突然、、激动”三个词描述自己的第一反应,他没有想到作为一个网络写作者能受邀参加如此高规格的会议。

  “习总点我名字时,我没有感觉到紧张,因为总就像邻家大叔一样,非常和蔼可亲,讲话非常朴实有道理,我觉得自己很幸福。”花千芳说。

  花千芳,1978年出生,原名宁学明。初中毕业后,外出打工十年,之后返回家乡市清原满族自治县务农,养鸡、种地,后来从事网络写作,并成为市作协会员。

  对于花千芳,许多大众网友并不陌生,他作为大众论坛“大众杂谈”版块版主,他长期活跃在大众论坛、美言、天涯、铁血等著名论坛的爱国主义网络作家,拥有大批粉丝,其文风诙谐幽默。

  《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》便是其成名作,在网络刮起一股爱国主义浪潮,“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”甚至成为网友口中热句。该文章作为经典的国际娱乐化科普贴,极受追捧,甚至有网友制作出语音版。

  花千芳是位高产量作家,其著有连载小说《我们的》,成名作《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》,短篇文章《击溃这条中国的战线日日报)、《是谁扭曲了你的》(第35期《学习活页文选》)、《导致崩盘的几个》、《做个幸福的中国人》等作品。短篇文章《击溃这条中国的战线》等爱国文风类的文章得到日报、新浪新闻、新华网等多家及微博红人转载讨论。

  在“感受中国速度,体验制度优势——全国名博‘四川采风行’”启动仪式上,国信办副主任任贤良致辞后,一位叫花千芳的青年农民大V,开始用国际视野讲述家国情怀。在对比了美、日、菲等国在面前的表现后,他说:“我想我应该表扬我们党几句。不过,我现在不表扬,因为我还没有亲眼看见灾区的重建情况……”

  说话间,花千芳伸出满是老茧的手。点子诉记者,老花第一次坐飞机用的是第一代的三星旧手机,不能上网,也没带笔记本电脑,因为他根本就没有。

  这位在庄稼地里走出来的名博,他的梦想、他的心、他的故事、他对家对国的期望,应该让更多人听到。

  花千芳:初中全乡第一,到初二就觉得上学这个事对我们家庭负担大点,而且那一阵,说实话,那时候就想当作家,你知道吗,我的目标和别人都不一样,人家都想考大学,我就想到作家。我从13岁开始写武侠小说。

  花千芳:因为写这个很耽误学习,我的学习成绩就一直往下降,降到最后……所以读完了初中,我都没有参加中考。

  花千芳:对。就是自己不想学了。孩子从小心思太重,过分成熟不是一件很好的事,他会考虑一些远远的他没有必要考虑的事情。你想如果我那一阵好好学的话,用我妈的话,我一下子就考出去了,我们家顶多难个三四年就把我供出去,按照现在的条件,都熬得挺好的了。

  花千芳:一开始想当个技工。在正大,就是泰国的那个,是做鸡饲料的,做养鸡的设备,小鸡的饲料盘、下蛋的蛋栏、周转箱,做这些东西。我那时候做操作工。

  花千芳:七八个月的样子。有一次我用一个机器,忘了是修什么东西了,一下子我把的指头给刮下一块肉来,我就害怕了。我是想写字的,我缺了这手指头我怎么写字?那工作我就不干了。

  花千芳:去了酒店。那时候找工作也不是很好找,去酒店就给人家刷碗,刷了半年,酒店总不给工人开支。大师傅因为压钱压的太多,他走不起了,但是配菜的人就陆陆续续都走了。大师傅说,你来这里,给我配菜,给我当徒弟,我教你当大厨。现在明白了,就是哄着我给他们干活。学了三个月的淮扬菜,这老师傅姓赵,他是人,那年正好是1998年的世界杯,我记得特清楚,世界杯还没完事,他接到法国的邀请,让他去那边工作。人家把他请走了,我这厨师梦也就碎了。

  花千芳:宁学明。我从二十六岁开始蹲家里就不走了,因为我发现,在家也能挣到钱,我有一个同学养鸡,我听他说了一次,然后我上他那里去看了一次,我就知道这个东西能挣钱,然后我发现我们当地的条件,就我们家附近的那条件,对养鸡这行来说,绝对是会挣钱的。

  花千芳:这个事恐怕还值得说一说。我那个同学养鸡挣到钱之后,我到他家一看就明白了。养鸡最重要的就是鸡别得病,当时鸡可以回收,就是你鸡还没养呢,就有人实现预定好了,多少钱定好了,而且定的是价,市场价如果要是高了,那就按市场价走,市场价如果低了,就按价收。前五年我是稳赚不赔的。这一点我是看得清清楚楚。我结婚我家里就给了四万五。我还得买一些家电什么的,再俭朴过日子,也得花几千块钱,手里就是四万块钱不到,然后我把结婚的钱都投进去了。还不够,又在我妹妹那里拿了两万,一共六万块钱,盖了这么一个鸡棚,水泥的。我第一批我就赚了六万,五十天就挣了六万,一只鸡挣了十块钱,我觉得我真是看准了。

  花千芳:你看准了就得下手。你知道我那五十天怎么弄的吗?我给你说,头半个月,一天就睡俩小时,天天如此。头十五天太难过了,小鸡要恒温才能长得好、长得快。头一个星期,温度必须要达到33度以上。第二星期要达到30度以上,这个温度在东北是达不到的,你必须得生火,而那炉子那温度,只要火一停,大棚里的温度是不保温的,温度一下来,鸡马上就感冒,成活率就保障不了。小鸡是一天降半度。

  花千芳:第二年的原因就是行情不好,第二年来了。假如说我把这批鸡养得好好的,然后价格起不来,或者是我往外卖的时候那价格特别低,这个也没有办法。第三年又挣了十几万块钱。第四年又好像是一分钱没赚,第五年又是赚了不到十万。

  花千芳:我在互联网上写东西,正式开始写应该是2006年,因为2006年我们那才通网。但是我电脑早就有了,我在家打红警,天天玩红警,玩了两年,你没有网络怎么办?网络刚建起来的时候,那个机房刚修到我们村的时候,我们村就我家那一台电脑。那属于村村通工程,这就是属于社会主义的优越性,国企的重要性,他能把那个东西传到我那去。假如说他当时没有那个政策,咱俩今天现在不可能交流这个事,我就根本不可能被网友认识。

  花千芳:2006年开始,互联网进入我们的村了,我那一阵消费观念,农民的消费观念一时半会跟不上,反正我是没在乎,网费一年是600多少钱,我一次交了四年的。那时候养鸡一年挣十多万,也确实不在乎那些钱。那阵开始正式写。我写书这个事,挺耽误我的生意的,我为什么一年只养三茬,那两三茬我就找借口说冬天取暖太费劲,或者是行情不好,我找借口骗我媳妇,其实说实话,就是为了写东西节省时间,养鸡的时候特操心,不怎么受累,你天天得想它,你还怎么写东西。我从小就想当作家,你想我养一批鸡我能赚两批鸡的钱,一年你们无非就是养五批鸡,从年头忙到年尾,我养三批鸡我能赚六批鸡的钱,我比你们还要赚得多,我知足常乐,我有自己的追求,开始写,一开始写网络小说,写了两三年。

  花千芳:在铁血读书频道。我那是纯靠订阅,就纯粹是人家粉丝觉得好,他花钱买,然后我分70%,那30%给网站。

  花千芳:铁血有个论坛,我没事就上那些论坛去查一些资料,就发现有些帖子写的就有问题,咱是搞文字工作的,锣鼓听音,听话听声,他字写得挺漂亮,话说得挺漂亮,但他那意思你一体会就不对劲,他这不是给吗?咱们一看就能看出来。咱忍不住就纠正他,我说你哪一段说的不对,应该怎么回事。然后呢,人家开始给你说,反驳你,挺激烈,就说你是乱装,什么话都说。我脾气不好,东北人,一开始跟他骂我,我就骂他,但是我好歹是作家,咱骂人也会骂,在版规的允许之内我骂你,你得听着,你去投诉我,没有用。他们骂人就不行了,他们没这水平,他们一骂,也用不着我投诉,版主就给他封了。但是有一些高手,铁血有一个人真有点水平,这个人到现在我很也服他。他好像就能把那个事给拧起来说,他说完那个道理,我得想半天我才能反驳他。我一开始没接触网络之前,我用电话线上过网,一个月一百三。我就跟他斗,我发现必须得提高自己的水平。然后在铁血上,后来写了也不爱写了,因为铁血的流量比较小,而且净是些小孩,他的思想有点极端,之后我就发现不对味,我就不往那里凑合了。

  花千芳:到天涯,到了天涯国观一看,高手全在呢。我在那闷头学了两个多月。然后就看见逆光飞行的漫画,这个漫画对我触动特别大。我特别喜欢他,到了什么程度,让他觉得我都有点讨厌了。我觉得他挺有才华,挺欣赏他,这是实话。在没看到他的文章之前,我就一直想写中国近代史。因为上学的时候我都不想学近代史,我们的国家天天被这个国家揍,明天又被另一个国家揍了,被人揍了一百多年。我看了逆光飞行的漫画,一下子把我的灵感给激发出来了。

  花千芳:对。那一阵又出了另外一个事,天涯有一个小姑娘叫“春春配小四”,她写了一篇文章,《利比亚老卡之后,让我们来聊一聊叙利亚》。她是用萌话文的,就是小姑娘撒娇的语气:“你讨厌死了,有木有了”,用这种口气,她能把很严肃的事情给写成童话。我就发现萌话文这个东西是最好的,因为他能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一些年轻人的看法。因为你觉得好玩。一开始,我是给你说着玩,但是我在不知不觉中,你正确的价值观就形成了,等你的价值观一旦确定了,以后谁再给你说国家不好,不用我说,我估计这些人直接就蹦出去了。他们都管我叫总教官。再小白的人,小白就是啥也不懂的人,再小白的孩子,我不怕,我的粉丝群,我专门跟他们聊这个事,我不教他们怎么跟公知打仗。你们想自己想招儿,我只给你们提供理论基础,要有自信,我让你觉得你自己做的是对的。我发现萌话文有这个能力之后,有这个普及方式的技巧可以用的时候,我就想到“逆光飞行”的漫画了。我就喜欢这种萌话文的方式。

  花千芳:逆光的漫画数和春春配小四的数是一样的,全是这种我哄你玩,逗乐,但是不知不觉就让你看进去了,一旦你看进去之后,你会把自己的命运和国家联系在一起,看到有一些情节的时候,你自己的眼泪会不自觉的往下掉,你会觉得疾首。我就用他们两个的特点,糅合到一起去写了中国的近代史,从1840年一直写到2011年。

  花千芳:2012年。我成名很晚,但是“星辰大海”写完之后我就成了,这一篇文章,能流传下去,我死了它都不会死。星辰大海这文章有点像现代版的三国,就是中美俄三个大国怎么影响世界,脉络给你理了。我按照最浅显的道理,把这个给解释清楚了。

  花千芳:这些自干五,能在网上闯出名堂的这些人,很少有在生活中过得不太好的。我这种是跟你们是没法比,但是跟我们当地人,我这还是混得好的。我是当地的致富能手,农村干部培养对象,我上过党校,是村里推荐上的,乡里推荐上的,上委党校。

  大众网:你经历其实挺坎坷的,三观怎么这么正?你也不是有些农村里那种横着富的人,生活得也不是那么如意?

  花千芳:我就是靠自己一步步好起来的。我三观为什么这么正,我觉得还是因为初期早期教育的有关系。

  花千芳:就是学校的教育,就给我成那样了。好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,为什么三观是这样的,我觉得我的三观形成就是早期也甭管是学校教育,影视作品的教育,这都对我的影响特别深。

  花千芳:影视作品,包括历史名人、文化名人,你让我说,是谁影响了我,我不知道,但是我告诉你,每个人都影响了我。就任何一个人的优点我都愿意学习。我还可以给你说更掏实底的话,我写的文章,尤其是星辰大海那篇,就是我比较出名的那一篇,包括那一个《是谁扭曲了你的》,那都不是我写的,那些文章别人会觉得特别出彩,特别好看,因为那些话都是所有网民,最普通的网民,他们说的最精彩的话,我把他们的那些话挑出来,糅合到一起,总结出来的那一篇文章。那为什么大家觉得会说看了会有共鸣?因为大家平时就是那么说的,我只不过把你们这些人说的话,我把你们串成一篇文章,而稍稍加工一下,就出来了。我是整合者,我不是原创者。

  花千芳:这个纯粹是因为两高的司释。我是立马反应过来了,我就知道微博比论坛还重要。我转到微博上,开了微博没什么东西,就把之前几个东西给粘贴复制发上去了。最早正儿八经头一篇文章就是《是谁扭曲了你的》。我是农民,到了九月后我就得打理玉米地去了。我就玩了一个月的微博,然后那两个月我打地去了,我微博都没怎么上。

  花千芳:一开始是没人骂我的,我写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的时候,没有人能反驳我。用不着辩论,我说的那都是历史的。

  花千芳:现写现发,写完了,我看都不看,我就有这个习惯,我写两百万的小说,没有大纲。一天一万五千字现编现写。等到后来我写这个星辰大海的时候,我已经很客气了,十天,要是正常我五天就能写完。

  花千芳:我一开始的时候老婆不太支持,后来想开了,觉得我干这个总比出去打麻将强,后来也就不管了,现在逐渐比较支持了。

  花千芳:我认为就是闲得蛋疼。在我认为,左和右就是观看事物的角度不同,其实目标是一个,左右是无所谓的。

  花千芳:过好日子,肯定的了,目标都是这一个,最终的目标都是利益。但是我本身是左的,我从来对外,包括告诉我自己,往这边靠近价值观,我是中间偏左的,但是我不反对右。我认为常好的一支力量,对国家贡献也不比小。特别务实。但是真到了国破家亡的时候,的不比小。一定要团结。

  花千芳:那是另一回事。我一直认为是分五个档,极右,偏右的,中间的,偏左的,极左的。基本上说中间这三个,都是可以团结的。极左和极右那不叫和,那他们简直是混蛋。包括,他们的价值观,你跟他们说什么呀,他们都是假的,明显都是八道。

  花千芳:对。我混论坛,有好几年我都气得要死。后来我发现这个问题之后,我就知道,我如果想一步一步走下去之后,我必须要纠正这个错误,就是不要往极左那边靠,很容易就靠过去。我认为人有理想不是什么坏事。我认为人应该点,你做不到是你做不到的问题,但是你最起码应该这么想。就像主义,我知道,那是个很好的事,我们应该向着那个方向努力,至于说能做到哪一步,你前进一点都是好的。

  大众网:我觉得你是一个有梦想的人,是有一个个人的梦想,不管如何变化,你这个梦没有破。你个人的梦你这样看?你怎么梦?

  花千芳:花就是华,按古文那个通假字来说,鲜花的花就是中华的华,这是一个字。草本为花,木本为华,花就是华,中华人民国的华。花千芳的意思就是希望中华民族大家都好。

热门文章

推荐阅读